川普的涉华言论和华人对川普支持的原因(附引用)

川普的涉华言论和华人对川普支持的原因(附引用)

Author 3, Article 1, Date: 9/19/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重要声明:本文引用素材均有出处,内容不代表作者政治立场。构成本文内容的资料汇编于互联网(引用见最后)。

本文先总结川普涉及中国的部分言论,再总结中国人对他支持的部分原因。在作者看来,候选人言论代表竞选立场。

川普对中国的“指责”

川普对中国的“指责”主要在贸易逆差上。他猛烈抨击中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和政府支助的贸易,令美国制造业转移导致大量失业。他还指责中国操纵汇率,是“欺负”美国最多的国家。他正指责中国公司侵犯知识产权和商业间谍活动,所以,他上台带给中美的最大潜在摩擦很可能在贸易(而非意识形态和人权)。但部分评论怀疑他惩罚中国的言论最终转化为政策执行的可能性,因为这会造成贸易战。这些观点认为,他一旦当选,即使将向中国商品施加惩罚性关税,也不会像他说的45%那么高。客观上,川普会将帮助中国减轻对出口的依赖,加快经济转型的速度。[1,5]

川普对中国的“喜爱”

例如,在谈及一个与中国客户交易成功了1500万美金的项目时,川普说“我爱中国”。[2]在一个与中国支持者的见面会上,川普说“我爱中国和中国人”。[3]

中国人支持川普的原因

一些中国人表示欣赏他的“大选真人秀”,觉得川普参选让他们有参与感而喜欢。[1]

还有一些人喜欢他是因为他在数十年里都是一名成功的商人,而与美国人一样,中国人也喜欢成功。同时他们认为,像川普这样的成功商人可能会改善美国的经济,因此,也会利好中国经济。[4]

另一些人喜欢他的强硬,他的胆量,而这些特质都是中国人希望在领导人身上看到的。[4]

一些人喜欢川普的反建制形象。这反映很多中国人希望自己国家有变革。尽管中美之间有不少分歧,但是在经济公平问题上,中美很相似。[4]
一些人认为,川普能赢得总统大选能够有利于美中关系。相比于希拉里,川普更加同情中国。川普似乎并不是很关注人权的民主。同时,川普还乐意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成为朋友。[4]
一些人喜欢川普因为他的美国优先的政策。他提出日本和韩国等盟友应有独立自卫的能力,他认为这些国家应该学会自我保护。[4]

一些人喜欢川普因为他的务实可能会导致中美在台湾问题和朝鲜问题上进行讨价还价。部分中国民众认为,他不会拒绝中国提出的好建议。[4]

一位川普支持者说:“我佩服他敢说的气魄,他个人魅力很不错。”[1]

另一位支持者说:“如果川普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他有机会改变世界,首先在美国消灭欧洲式的社会主义,懒人不得不开始找工作,美国继续辉煌”。[1]

911事件后政治立场从民主党转变为共和党的一位网友说,“川普代表了美国的传统价值,这也是她来到美国的原因。他提出家庭税减少,鼓励大家结婚,这是对最传统价值观的保守,这个我特别高兴。” [1]

另一位支持川普的中国网友说,“许多媒体断章取义截取川普的话,川普并不是反对移民,而是所有到美国的移民要按照法律程序来移民,这对于那些等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人也比较公平”。[1]

在郑州从事基础设施投资的网友说,“美国是世界创新力量的源头,如果美国不行了,欧洲也就不行了,中国也就不行了,所以需要一个强势的领导人来振兴美国。” [1]

在厦门集美大学学习轮机工程的一位大四学生说,“川普是一个能为大家做主的强人领导,他说我要去打死ISIS,大家都知道奥巴马对极端组织并不是动真格的。如果当选川普会是一位好总统,我觉得他能当好总统。” [1]

总结:川普中国支持者的保守派特征

不论按照美国还是中国政治倾向的标准,这些川普的中国支持者总的来说都偏保守。很多人支持武力打击伊斯兰国,认为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伊斯兰国息息相关。也有许多认同共和党反对高福利、高税收和大政府的理念,相信自我奋斗。[1]

当然,这些中国人也都不喜欢民主党。一位川普支持者说,“我觉得川普骨子里是从历史里走过来的,那段历史代表了传统的美国,没有美国民主党白左(左翼白人)那套枪控、同性恋、平权追求。民主党更多追求的是个人的神,不拿终极价值观,完全满足个人自由,所以我是不会投民主党的。” [1]

引用资料

[1]为川普加油的中国人到底怎么想?

[2]China’s Strange Trump Love

[3] Donald Trump finally meets his biggest Chinese American fans

[4] 中国民众支持川普三大原因

[5] Donald Trump’s jobs plan speech

作者案:请后续作者总结希拉里的涉华言论和华人对希拉里支持的原因。

0

美国华人应该学会在政党政治中成长

美国华人应该学会在政党政治中成长

Author 2, Article 1, Date: 9/19/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美国的政党政治,已经延续了200多年,成为美国政治生活的一个部分。
尤其是在大选之年,人们出于对不同理念的支持,会在由哪个政党最后取得大选胜利的问题上,做出不同选择。这就是美国的选举政治生态的现实。

美国主流社会,就是用这种办法来选举自己的政府。即使自己拥护的一个党派输掉选举,大家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服从和监督赢得选举那个政党组成的政府,直到下一次选举再做抉择。

这个过程并不影响他们族群内部的团结,没有见过除华裔以外的族裔,因选举时支持不同的政党而产生族群分裂。大家会按照法律规定的方式照常生活工作。

我们在美国的华人,既为有投票资格的公民,就应该适应这种政治生态。而不可因此而造成种族之间不团结甚至对立。

其实,这是最浅显的道理,是政治成熟的标志。但华人在传统文化中,并没有这方面比较成熟的先例,反倒从过去不关心美国大选,发展到因支持不同政党而造成族群不团结甚至对立的状态。

鉴于这种情况,最近一部分关心华人种族利益、种族团结的华人组成的UCA(美国华人联合)先是于九月八日到十日在华盛顿DC召开一次全美华人大会,吸引了众多华人参加。

而九月十八日,美国共和党亚裔委员会和另一个华人组成的“北美群联会”在新泽西州又举办了一次美国部分华人高峰座谈会。

这两个会议都在探讨怎样学习在美国政党政治的选举制度之下,我们华人在选择支持不同理念政党时,是否和可以保持种族团结不至分裂更不至对立的问题。

从1882年,美国通过唯一的对于一个种族的十分侮辱性的排华法案以来,华人种族在美国被歧视的程度,比起任何种族有过之而无不及。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排华法案虽然废除,但是直到现在,整个社会对于华人种族的或明或暗的歧视一直不断。某些非华裔种族,在各方面直接或间接损害华人利益的歧视事件时有发生。

不必在这里用篇幅叙述这些耳熟能详的例子。

同时华人族群内部的不团结,以及对于参与政党政治和参政议政的泠漠态度,加剧了华人在政治方面的边缘化。

我们华人自己必须提高警惕,防止因选举不同政党而造成族群分裂的事情发生。

应该说,上述的两次会议在这方面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成果。与会者大家一致同意,在选举中支持不同党派立场的是个人的选择,而这不应该影响华人作为整个族群在对待社会不公和反对受到族群歧视方面的团结精神。

当然根据目前美国华人对待选举,还需要克服“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的消极态度。我们不能一方面抱怨其他族裔对我们的歧视,一方面又不使用“投票权”这样一个神圣的权利来表示我们的存在。

因此,首先除了登记选民参加投票这一个最基本表达权利的举动。

第二,我们还应该尽可能统一理念,集中选票,去影响选举的结果,让选举结果对于我们华人族群有利。或者至少影响候选人将来在赢得选举后,制定对华人族群不受歧视的政策!

第三步就是华人直接参政议政,并取得胜利,占据重要的议事决策的位置。不论从地方到联邦,都有一批活跃在决策层面的华人,成为制定政策的重要因素。当然华人参与制定的这些政策,要有利于包括华人种族在内的所有种族,甚至影响到全世界…。

华人参政议政,必然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我们必须行动,必须锲而不舍!必须有开创的力量,还有继承下去不断延续的恒心和毅力。这一代人要披荆斩棘杀开血路,同时培养下一代后继有人。

如果我们华人族群仍然以不团结、动不动就内耗的姿态,徘徊与美国选举之侧,游离于美国政党政治之外,那么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在美国的这场政治盛宴中分一杯羹!

此行任重道远,千万险阻。但从第一步开始,只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下去,总有一天就会实现。

政党轮替是游戏
生逢此境要学习
族群团结需坚持
理念不同可存异

海老KK
2016/9/18于法拉盛家庭旅店

 

0

中英对照:40%的独立选民如何影响大选

中英对照:40%的独立选民如何影响大选

Author 1, Article 6, Date: 9/18/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文章背景

本周,CNN的民意调查显示,川普在关键摇摆州(Ohio和Florida)首次超越希拉里,实现暂时性领先。CNN调查数据表明(如下),川普在独立选民中领先优势更大(42%:34%)。本文介绍美国独立选民的比例,成长的历史原因,和对大选的影响。

JUST IN: New CNN/ORC polls show Trump’s national gains extend to Florida and Ohio http://cnn.it/2cOk7wC

screen-shot-2016-09-18-at-11-01-46-pm

screen-shot-2016-09-18-at-11-02-04-pm

重要声明

作者翻译此文谨供可以理解中文的读者阅读讨论。此翻译不代表作者的政治立场。

分析数据

The rise of the independent voter

分析方法

人工加机器翻译。

分析结果

The United States has two major political parties: Democratic and Republican. Ask an American voter which one she or he sides with, and the most likely answer is: “neither.”

美国两个主要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当下)问一个美国选民,他或她支持哪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是:“一个都不是”。

Recent polls say at least 4 in 10 Americans identify as politically independent, even if they tend to “lean” Republican or Democratic on the issues. Only 3 in 10 identify as Democrats and the other 3 in 10 identify as Republicans. The Gallup polling organization calls this a “near historical low” for both major parties.

最近的民意调查说, 至少40%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政治独立的,即使他们在某些议题上倾向于共和党或民主党。30%的选民自认为民主党,还有30%的选民自认为是共和党。盖洛普民意,调查称两大政党(这一支持率现象) “接近历史低点”。

America’s founders did not envision political parties, but even under George Washington, the first president, factions arose, with Americans divided by the issue of how much power the new central government should have.

美国的创始人并没有遇见不同政党(的诞生)。即使在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时期,美国人民因为中央政府应当有多大权利的议题产生分裂的时候,也没有出现(不同政党)。

It’s a generational thing

这是一代人的事情

What is behind the rise of unaffiliated or “independent” voters? Young people, says Nebraska State Senator Adam Morfeld. He says voters in their 20s and 30s are less likely than their parents to identify with a political party.

“独立”的选民背后是什么?“年轻人”,内布拉斯加州州议员亚当Morfeld说。他说,选民在20和30岁的年纪,不太可能比他们的父母更认同某一个政党。

Young Americans are driving the surge of independent voters — a bloc large enough to decide the presidency.

年轻的美国人导致了独立选民数量的飙升——一个足以决定总统的(政治投票)集团。

“I think that’s a generational thing,” Morfeld adds. “People — young people in particular — are identifying less and less with institutions, not just political institutions but institutions in general, and more with causes. ” He’s observed the trend both as a political candidate and as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that encourages youth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我认为这是一个时代的事,”Morfeld补充道。“人们——尤其是年轻人——越来越少用机构定位自己,不仅是政治机构,而是一般意义上的机构,而是更多地因为(可以为一些原则而付之行动的)目标。“ 他观察到的一种趋势,政治候选人和非营利组织的执行董事都鼓励青年参与政治。

Morfeld cites the prevalence of more complex and diverse news sources as one reason party ties have loosened. Before cheap and unlimited information became available over the Internet, he observes,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played a much bigger role in bringing like-minded voters together and motivating them to support a candidate or platform.

Morfeld认为,更为复杂和多样化的新闻来源的流行,是使得党派关系松散的原因之一。他观察到,在廉价和无限两的互联网信息诞生之前,政治组织,在联系志趣相投的选民和鼓励他们支持一个候选人的问题上,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Parties still control political infrastructure

党派仍然控制政治基础设施

Despite the growing numbers of political independents, there are still advantages to affiliating with one of the two big parties. Candidate selection is one: Some states have “closed” primary elections in which only registered party members can vote.

尽管出现越来越多的政治独立选民,从属于两大政党之一仍有(一些)优势。选择(党内)候选人是优势之一:在一些州 “封闭”的初选中,只有注册党员才能投票。

Even so,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will keep reaching out to independents — because that’s where the votes are.

即便如此,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将继续接触无党派人士——因为这样才能赢得选票。

 

0

中英对照:俄亥俄最新民调动态 共和党选民在俄亥俄为川普聚集

中英对照:俄亥俄最新民调动态 共和党选民在俄亥俄为川普聚集

Author 1, Article 5, Date: 9/18/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重要声明

作者翻译此文谨供可以理解中文的读者阅读讨论。此翻译不代表作者的政治立场。

分析数据

The Dispatch 9.18 Republicans rallying for Trump in Ohio

分析方法

人工加机器翻译。

分析结果

 

Donald Trump’s ascension to his biggest lead of the general election campaign in Ohio is fueled by a pair of surprising sources: newfound Republican Party unity and increased voter trust.

唐纳德特朗普在俄亥俄州大选(民调的)最大领先正得到一些意外(支持者)来源的助力:新的共和党大联合和不断增加的选民信任。

Buried in the data of recent polls showing Trump with as much as a 5-point lead in a four-way race are indications that after months of skepticism, GOP voters are unexpectedly supporting Trump to a greater degree than Democratic voters are backing their nominee, Hillary Clinton. And the surveys also indicate Ohio voters now believe that Trump is more “honest and trustworthy” than Clinton.

最近的民意调查据显示,特朗普在四位候选人的竞赛中有五个百分点的领先。经过几个月的(对川普的)怀疑,共和党选民们出乎意料地大幅支持川普胜过了民主党选民支持他们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程度。同时,调查也显示俄亥俄州选民现在认为,特朗普比克林顿更“诚实守信”。

Of course, the polls are all but certain to change between now and Election Day. Political surveys have proved to be especially volatile this year; one even has Clinton up 7 points in Ohio. But it’s indisputable that Trump is doing better.

当然,民意调查是几乎肯定会从现在到选举日改变。今年政治调查已被证明是特别不稳定,一个(民调)甚至说克林顿在俄亥俄州领先了7个百分点。但是,毋庸置疑的,特朗普做地更好。

Nate Silver’s FiveThirtyEight website says the GOP nominee has a 57 percent chance of winning Ohio. A month ago, Silver put Trump’s odds at less than 25 percent of taking America’s top bellwether state.

Nate Silver的FiveThirtyEight网站说,共和党候选人有57%的机会赢得俄亥俄。一个月前,特朗普赢下美国最大风向标州(俄亥俄州)的几率不到25%。

Even Clinton’s campaign manager, Robby Mook, noted the overall national trend in a fundraising appeal Friday: “One or two polls would be an outlier. But nearly every public poll in the past few weeks has shown Trump closing the gap.”

即使是克林顿的竞选经理, Robby Mook在星期五的筹款呼吁中强调了这个全国的(民调)趋势:“一个或两个投票可能是异常值。但是几乎每一个公共民意调查在过去几周已经显示出川普在弥合差距。”

In an attempt to flesh out these bare-bones numbers, The Dispatch contacted numerous participants in the final 2012 Dispatch Poll to see whether those who supported Barack Obama four years ago are now behind Clinton, and whether Mitt Romney’s backers have transferred their allegiance to Trump.

为了充实这些基本的数字, (哥伦布的)Dispatch 报联系了2012Dispatch最终调度的很多人。正是为了知道这些四年前支持了奥巴马的人是否现在支持克林顿,并且(原来)罗姆尼的支持者是否已经将他们的联合效忠了川普。

Unsurprisingly, in most cases they are voting along party lines. But in a race in which every percentage point matters, the shift of even a small share of Ohio GOP voters solidly into Trump’s camp could prove significant.

不出意料, 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按党派立场投票。但在一个每一个百分比都很重要的竞赛中,即使是一小部分的来自共和党选民内部的转变(使得共和党选民)坚定到特朗普的营地,这也是很显著的(变化)。

“I never did like the guy,” said Daniel Brosey, 68, of Hamilton, who favored a straight GOP ticket in the 2012 poll. “But it seems like in the last month somebody’s gotten ahold of him and tamed him down a bit. I think he can negotiate better deals for our country.”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这个家伙“,(俄亥俄)汉密尔顿的,在2012年毫无疑问地说要支持共和党的68岁的Daniel Brosey说,”但似乎在上个月有人找了他(川普)并驯服了他。我认为他可以为我们的国家谈判得到更好的交易。”

Joe Valentour, 57, also likes Trump — now.

57岁的Joe Valentour现在也喜欢川普。

“He wasn’t my first choice of candidates, but Hillary Clinton has a long history of basically being a socialist. I think she’s a bad person,” said the Dayton resident, another poll-taker who backed Romney and all GOP candidates running statewide in 2012.

“他不是我的第一选择的候选人,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社会主义者。“我认为她是一个坏人”,这位代顿居民说。这位代顿居民之前支持过罗姆尼和2012年全州范围内参选的共和党人。

“Trump wants to reduce taxes. He wants to reduce the intrusion of government.”

“特朗普想降低税收。他想要减少政府的干涉。”

At the same time, some who said they were voting a straight Democratic ticket four years ago are abandoning Clinton.

与此同时,一些人说四年前他们直接投民主党票的人,现在正放弃克林顿。

“I still consider myself a Democrat, but unfortunately I think I’m going to be voting for Jill Stein this year,” said Brian Jarrell, 53, of Cleveland, who works for Veterans Affairs.

“我仍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民主党人,但不幸的是我认为我今年要投票给Jill Stein,” 53岁的克利夫兰为退伍军人事务工作的Brian Jarrell 说

“I feel Hillary Clinton may be a little too corporate and eager to engage in military intervention.”

“我觉得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可能有点和公司走得太近和渴望军事干预。”

Michael Leffler said he had been a Bernie Sanders supporter, not a Trump fan, but as he wrote an email responding to The Dispatch, he quickly switched parties.

迈克尔莱弗勒说他被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不是特朗普的粉丝, The Dispatch的电子邮件回复中显示,他很快改换了支持的政党。

“Actually, as I type this the more frustrated I get at the (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 for not allowing a more viable candidate to run,” said the 34-year-old from Canton.

“事实上,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我得到的更多的沮丧,(因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不接受一个更可行的候选人去(竞选总统)”。

“I will vote for Trump. He has no bloody past in wars. So I changed my mind. Donald Trump 2016.”

“我会投票给川普。他没有血腥的战争过去。所以我改变了我的想法。唐纳德特朗普2016。”

While Trump struggled for months to win over Ohio Republicans who lined up behind Gov. John Kasich, that could be changing as well.

当过去几个月川普挣扎着去赢取支持州长John Kasich的俄亥俄共和党人(选票)的时候,一切也在改变。

Carlos Womble, 77, of Lima, still says he’d vote for Kasich over Clinton. But he’s fallen in line behind Trump because of his business background and trust issues with Clinton.

77岁的Carlos Womble,还说他会投票给卡西奇而不是克林顿。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川普,因为他的商业背景和克林顿的信任问题。

Like virtually every poll involving two major-party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viewed with contempt by a large percentage of the electorate, many voters readily confess they are struggling with their choice this year.

如几乎所有调查所示,许多选民承认今年他们面临的选择很艰难。

“Hillary Clinton is not perfect, but she’s the lesser of two evils. I don’t want Trump to be elected,” said Andrew Messina, 42, of Concord, a Democrat who works in the insurance business.

“希拉里克林顿并不完美,但她是两害取其轻。我不想川普当选,”安德鲁梅西纳42岁康科德人,一个从事保险业务的民主党人说。

“I tried to be as fair-minded as possible and really do my own research on what the candidates stand for. In the world view, the election is embarrassing. It’s become more of a reality show than a presidential campaign.”

“我试着尽可能公正并且自己研究候选人的立场。在世界观上, 这次选举令人尴尬。它变得更像真人秀而不是总统竞选。”

“Trump isn’t fit to be president,” is how Democrat Dennis Wilmouth, 66, of Akron, explained his support for Clinton. Oh, and this: “Now that the main function of the Supreme Court is to decide political fights, I prefer a Democrat to vote on the nominees.”

“特朗普不适合做总统“,阿克伦的66岁的民主党人Dennis Wilmouth说,。他解释了对克林顿的支持。哦,这样的:“现在,最高法院的主要功能是裁决政治斗争,我更喜欢一个民主党人去选择(最高法院的)候选人。”

“Hillary Clinton is prepared to be president and I don’t want a horrible person like Donald Trump to be the leader of our already great country,” said Jessie Bigley, 74 of Marietta. “I know Hillary has some problems, but I trust her more than Donald Trump.”

“希拉里克林顿准备成为总统,我不希望这样一个可怕的人唐纳德特朗普领导我们伟大的国家,”74岁的Jessie Bigley说。“我知道希拉里有一些问题,但我相信她比唐纳德特朗普多。”

Republican Donna Parsely, 50, Canal Winchester, said she “maybe” will vote for Trump — “because I do not trust Ms. Clinton.”

50岁的共和党人Donna Parsely说,她“可能”会投票给特朗普——“因为我不相信克林顿小姐。”

For many others from the 2012 poll, there’s no doubt about who will get their vote.

从大多数2012年受过调查的人那里知道,许多人很坚定地说谁会得到他们的选票。

Clinton backer Brandon Hoffman, 24, of Gahanna, said, “I believe in her vision of unity over division. I believe in progressive economic and social ideals. … Also I do not consider her a racist, xenophobic sociopath.”

24岁的Gahanna的克林顿支持者布兰登霍夫曼说,“我相信她团结而不是分裂的主张。我相信渐进式经济改革和社会理想…我也不认为她一个种族主义,排外的变态。”

On the other side, Dale Baehr, 54, of Columbus, said, “I believe Trump is a strong get, better leader who is much more trustworthy and honest. He is a conservative (more so) who will try to change the system that became corrupt.”

另一边,现年54岁的哥伦布的Dale Baehr,说,“我相信特朗普是一个强大的更好的领导人。他(川普)更值得信赖和诚实。他是一个保守的(应该是更保守)试图改变腐败系统的候选人。”

0

中英对照:哈佛共和党俱乐部拒挺川普公开信

中英对照:哈佛共和党俱乐部拒挺川普公开信

Author 1, Article 4, Date: 9/16/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文章概述

OCAA调查了解到OCAA主群内成员多为一代移民(即出生在中国现在生活在美国的华人)。一些群友反应看政治文章时,英文文章不如中文文章在理解上来得快速准确。David  Chen为此希望找到2016年8月4日哈佛共和党俱乐部拒挺川普公开信的中文翻译。然而在OCAA群里问了一圈有没有这样的全文翻译存在之后,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之后,David自己又花了一些时间在网上搜素,除了仅发现一些中文报道外(包括Yumin Yin提供的一个中文报道链接),并无其他提供公开信全文翻译的链接。作者在此首次提供这封公开信的中文全文翻译,供大家阅读讨论。

重要声明

  1. 作者翻译此文谨供可以理解中文的读者阅读讨论。此翻译不代表作者支持或反对哈佛共和党俱乐部在公开信中所使用的语言和所持有的立场。
  2. 依据OCAA主群中David发起的关于人身攻击鉴定标准的讨论,此文的行文方式充满了对川普本人人身攻击的嫌疑。几乎所有argument在文中都没有直接的evidence(数据或事实)所支持。即使公开信的初衷是以事实为依据有感而发,但在读者没有给予并获得相关事实的情况下,在公开信没有直接引用并提供任何相关数据和事实证实其所述观点合理,合法和正确的情况下,此公开信的可信度和真正的价值是否会大打折扣,请读者自己思考。
  3. 此外,公开信发表于8月4日,离现在已经过去42天。川普在多个问题上立场和观点有所改变,比如奥巴马出生地的问题。鉴于此,哈佛共和党俱乐部是否已经改变了拒挺川普的立场还不得而知。但可以100%肯定的是,哈佛共和党俱乐部也没有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以任何方式、支持过川普的对手民主党人希拉里。

分析数据

2016年8月4日哈佛共和党俱乐部拒挺川普公开信

分析方法

人工加机器翻译。

分析结果

Dear Members and Alumni,

亲爱的会员和校友,

In every presidential election since 1888, the members and Executive Board of the Harvard Republican Club have gathered to discuss, debate, and eventually endorse the standard-bearer of our party. But for the first time in 128 years, we, the oldest College Republicans chapter in the nation, will not be endorsing the Republican nominee.

在1888年以来的每一次总统选举,哈佛共和党俱乐部的执行委员会及其成员已经聚会讨论,辩论和最终支持了我们党的领袖。但这(至今为止的)128年里,我们,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共和党全国分会,第一次(表示)不会支持共和党的提名人。

Donald Trump holds views that are antithetical to our values not only as Republicans, but as Americans. The rhetoric he espouses –from racist slander to misogynistic taunts– is not consistent with our conservative principles, and his repeated mocking of the disabled and belittling of the sacrifices made by prisoners of war, Gold Star families, and Purple Heart recipients is not only bad politics, but absurdly cruel.

唐纳德·特朗普持有的观点与我们的价值观对立,这不仅仅是共和党人而是(所有)美国人。他所信奉的华丽辞藻,从种族诋毁到厌恶女性的嘲讽——并不符合我们保守原则。他一再嘲笑残疾人和对牺牲战俘,黄金明星家庭,和紫心勋章获得者的贬低,不仅是糟糕的政治,更是荒谬地残忍。

If enacted, Donald Trump’s platform would endanger our security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Domestically, his protectionist trade policies and draconian immigration restrictions would enlarge our federal deficit, raise prices for consumers, and throw our economy back into recession. Trump’s global outlook, steeped in isolationism, is considerably out-of-step with the traditional Republican stance as well. The flippancy with which he is willing to abdicate the United States’ responsibility to lead is alarming. Calling for the US’ withdrawal from NATO and actively endorsing nuclear proliferation, Donald Trump’s foreign policy would wreak havoc on the established world order which has held aggressive foreign powers in check since World War II.

如果(川普的主张得以)实施,唐纳德特朗普平台将危及我们国内外的安全。在国内,他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和严厉的移民限制将进一步扩大我们的联邦赤字,提高消费价格,把我们的经济重新带入衰退。川普对全球的展望,充满孤立主义色彩,与传统的共和党的立场相当不合拍。他言语刻薄中愿意放弃美国领导者的责任是另人担忧的。要求美国撤出北约和积极支持核扩散,唐纳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将肆虐破坏已经建立国际秩序,(而这种秩序)自二战以来外已经遏制了具有侵略性的外来势力。

Perhaps most importantly, however, Donald Trump simply does not possess the temperament and character necessary to lead the United States through an increasingly perilous world. The last week should have made obvious to all what has been obvious to most for more than a year. In response to any slight –perceived or real– Donald Trump lashes out viciously and irresponsibly. In Trump’s eyes, disagreement with his actions or his policies warrants incessant name calling and derision: stupid, lying, fat, ugly, weak, failing, idiot –and that’s just his “fellow” Republicans.

然而,或许最关键的是,唐纳德·特朗普根本不具备带领美国度过一个愈发危险的世界所的气质和性格。过去一周其实应当已经很清楚的向所有人表明了一年多来大多数人都显而易见的(事情)。应对任何轻微的感知或真实(的事情)——唐纳德·特朗普(都会)恶毒地和不负责任地严厉谴责。在特朗普的眼睛,(任何)与他的行为和政策的不赞同一定会导致不停的指名道姓和嘲笑:愚蠢,撒谎,胖,丑,弱,失败,白痴,这仅仅是描述他的“同胞”的共和党人。

He isn’t eschewing political correctness. He is eschewing basic human decency.

他没有回避政治正确性。他是人类抛弃基本(做)人的礼貌。

Donald Trump, despite spending more than a year on the campaign trail, has either refused or been unable to educate himself on issues that matter most to Americans like us. He speaks only in platitudes, about greatness, success, and winning. Time and time again, Trump has demonstrated his complete lack of knowledge on critical matters, meandering from position to position over the course of the election. When confronted about these frequent reversals, Trump lies in a manner more brazen and shameless than anything politics has ever seen.

尽管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进行竞选游说, 唐纳德特朗普一直拒绝或无法在关系到如我们一样的美国人的切身利益的事情上教育好自己。他只会(反复地说),伟大,成功和胜利的陈词滥调。一次又一次,特朗普已经证明他在关键问题上完全缺乏知识,在竞选的过程中左右徘徊。当面对这些频繁的改口时,川普厚颜无耻的欺骗在历届政治领域实属罕见。

Millions of people across the country are feeling despondent. Their hours have been cut, wages slashed, jobs even shipped overseas. But Donald Trump doesn’t have a plan to fix that. He has a plan to exploit that.

全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感到沮丧。他们的工作时间被削减,工资被削减,就业被运往海外。但是唐纳德·特朗普没有计划来解决。他有一个计划去利用(这些现状)。

Donald Trump is a threat to the survival of the Republic. His authoritarian tendencies and flirtations with fascism are unparalleled in the history of our democracy. He hopes to divide us by race, by class, and by religion, instilling enough fear and anxiety to propel himself to the White House. He is looking to to pit neighbor against neighbor, friend against friend, American against American. We will not stand for this vitriolic rhetoric that is poisoning our country and our children.

唐纳德特朗普威胁是对共和党生存的威胁。他的独裁倾向和法西斯主义的调情在我们民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他希望在种族,阶级和宗教上分裂我们,并灌输(给我们)足够的恐惧和焦虑促使他进入白宫。他正期待看见邻居对抗邻居,朋友对抗朋友,美国人对抗美国人。我们不会容忍这种刻薄的言辞毒害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孩子。

President Reagan called on us to maintain this, our shining city on a hill. He called on us to maintain freedom abroad by keeping a strong presence in the world. He called on us to maintain liberty at home by upholding the democratic process and respecting our opponents. He called on us to maintain decency in our hearts by loving our neighbor.

里根总统呼吁我们维持这个在山上的闪亮的城市。他呼吁我们在国际上通过强大的存在保持自由世界。他呼吁我们通过维护民主进程和尊重我们的对手在国内保持自由。他呼吁我们通过爱我们的邻居保持礼仪。

He would be ashamed of Donald Trump. We are too.

他会因唐纳德特朗普感到羞耻。我们也是。

This fall, we will instead focus our efforts on reclaiming the Republican Party from those who have done it considerable harm, campaigning for candidates who will uphold the conservative principles that have defined the Republican Party for generations. We will work to ensure both chambers of Congress remain in Republican hands, continuing to protect against executive overreach regardless of who wins the election this November.

今年秋天,我们将集中精力将共和党(的权利)从危害它的人那里收回,(同时)为秉持保守原则的世世代代代表了共和党的人助选。我们将努力确保国会两院的仍在共和党手中,继续防止行政越权不管11月谁赢得了选举。

We call on our party’s elected leaders to renounce their support of Donald Trump, and urge our fellow College Republicans to join us in condemning and withholding their endorsement from this dangerous man. The conservative movement in America should not and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我们呼吁我们党的民选领导人放弃对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并敦促我们学校的共和党人加入我们(对川普)的谴责并保留对这个危险人物的支持(即不支持川普)。学校的在谴责我们的学院和隐瞒他们的支持从这个危险的男人。美国的保守主义运动不应该也不会悄悄进入深夜。

A longtime student of American democracy, Alexis de Tocqueville once said, “America is great because she is good. If America ceases to be good, America will cease to be great.”

长期担任美国民主的学生,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曾说:“美国是伟大的,因为她是好的。如果美国不再是好,美国将不再是伟大的。”

De Tocqueville believ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mericans are a decent people. We work hard, protect our own, and look out for one another in times of need, regardless of the color of our skin, the God we worship, or our party registration. Donald Trump may not believe in that America, but we do. And that America will never cease to be great.

托克维尔认为美国。美国人是懂得礼仪的民族。我们努力工作,保护我们自己,寻找彼此需要的时候,无论我们皮肤什么颜色,无论我们敬拜哪种上帝,或者我们登记某个党派。唐纳德特朗普可能不会相信美国,但是我们可以。并且美国永远不会停止伟大。

The Harvard Republican Club

哈佛大学共和党俱乐部

0

讲道理:争做模范楷模,杜绝人身攻击

讲道理:争做模范楷模,杜绝人身攻击

Author 1, Article 3, Date: 9/16/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文章概述

最近在OCAA主群里,热情的群友围绕美国大选讨论地热火朝天。虽然群主David Chen全力鼓励和保护自由言论,让大家尽可能可以无拘无束地发表观点。但是洋洋洒洒地一番唇枪舌战之后,总会发生一方疑似伤害另一方感情的事情,涉嫌人身攻击。即使在世界各地隆重庆祝每逢佳节倍思亲地中秋团圆夜,OCAA主群内的也难免发生个别群友间的口水战。对此,某些热心的群友,为了帮自己支持的对象仗义执言,不辞劳苦地翻出了神圣的群规和David之前在群里分享的关于人身攻击科学定义的教学材料。本文基于David分享的那篇教学文章,对原文(英文)进行了翻译和部分解读。

分析数据

Fallacy: Personal Attack

分析方法

人工加机器翻译。

分析结果

([ ]内为作者注释。原文(英文)和翻译(中文)交替给出)

Also Known as: Ad Hominem Abusive.

又叫对人不对事的辱骂

Description of Personal Attack

什么是人身攻击

A personal attack is committed when a person substitutes abusive remarks for evidence when attacking another person’s claim or claims. This line of “reasoning” is fallacious because the attack is directed at the person making the claim and not the claim itself. The truth value of a claim is independent of the person making the claim. After all, no matter how repugnant an individual might be, he or she can still make true claims.

当一个人攻击另一个人的主张(观点,意见等)时,用辱骂替代证据,人生攻击就发生了。这样地“推理”是谬误的,因为攻击是针对发表观点的人,而不是观点本身。观点真正的价值是独立于发表观点的人存在的。毕竟,无论一个人多么讨厌,他或她仍然可以表达正确的观点。

Not all ad Hominems are fallacious. In some cases, an individual’s characteristics can have a bearing on the question of the veracity of her claims. For example, if someone is shown to be a pathological liar, then what he says can be considered to be unreliable. However, such attacks are weak, since even pathological liars might speak the truth on occasion.

并不是所有的对人不对事都是错误的。在某些情况下,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可以对她观点的真实性产生重大影响。例如,如果某人被指出是病态撒谎者,那么他说的东西可以被认为是不可靠的。然而,这样的指责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在某些场合即使病态撒谎者也可能说真话。

In general, it is best to focus one’s attention on the content of the claim and not on who made the claim. It is the content that determines the truth of the claim and not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erson making the claim.

一般来说,最好是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观点的内容,而不是谁说了这个观点。决定观点真实性的是内容而不是发表观点人的性格特点。

 

Examples of Personal Attack

人身攻击的例子

“This theory about a potential cure for cancer has been introduced by a doctor who is a known lesbian feminist. I don’t see why we should extend an invitation for her to speak at the World Conference on Cancer.”

“这个关于对癌症有潜在疗效的理论已经被一位医生介绍过了,一个知名的同性恋女权主义者。我看不出我们为什么应该邀请她在世界癌症大会上发言。”

[That is a personal attack. The fact that she is a lesbian feminis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her cancer research.

To correct it, the speaker can take lesbian feminist out and provide a reason related to cancer research, such as”testing this theory in a lab setting has failed to produce any meaningful results.”]

 

“Bill says that we should give tax breaks to companies. But he is untrustworthy, so it must be wrong to do that.”

“Bill说,我们应该对企业给予税收优惠。但他是不可靠的,所以这么做一定是错的。”

[Attacking one’s character is a personal attack. Bill may be untrustworthy by some people, but it is still a personal attack because one’s belief that Bill is untrustworthy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legitimacy of giving tax breaks to companies.

The speaker can correct it by saying “previous tax breaks to company have resulted in a significant loss of revenue on the state level which stressed state budget for development.”]

 

“That claim cannot be true. Dan believes it, and we know how morally repulsive he is.”

“这种说法不可能是真实的。Dan这么认为,而我们知道他是多么道德上令人讨厌。”

[Attacking one’s character is personal attack because one’s belief that Dan is morally repulsive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truth of the claim. In other words, a morally repulsive might tell the truth on occasion.

To correct it, the speaker should provide enough grounds to show why the claim can’t be true.]

 

“Jane says that drug use is morally wrong, but she is just a goody-two shoes Christian, so we don’t have to listen to her.”

”Jane说,吸毒在道德上是错误的, 但她只是装作一本正经的基督教,所以我们没有听她的。”

[Attacking one’s belief is personal attack.]

 

Bill: “I don’t think it is a good idea to cut social programs.”

Bill:“我不认为削减社会福利项目是个好主意。”

Jill: “Why not?”

Jill:“为什么不是?”

Bill: “Well, many people do not get a fair start in life and hence need some help. After all, some people have wealthy parents and have it fairly easy. Others are born into poverty and…”

Bill:“很多人生命得不到公平的开始,因此需要一些帮助。毕竟,有些人父母很有钱和相当容易(就可以获得这些有钱)。其他人出生于贫困并且……”

Jill: “You just say that stuff because you have a soft heart and an equally soft head.”

Jill:“你刚刚这么说,因为你有一个柔软的心和一个同样软的脑袋(脑子有问题)。”

[Using abusive words directly on someone is personal attack. In this case, the abusive words are “you have a soft head”.]

PA Cheat Sheet

Informal Structure of ad Hominem

Person L says argument A. Person L’s circumstance or character is not satisfactory.

Argument A is not a good argument.

Source: http://philosophy.lander.edu/logic/person.html


Exercises

Can you explain why following arguments are personal attacks?

  1. A prosecutor asks the judge to not admit the testimony of a burglar because burglars are not trustworthy.
  2. Francis Bacon’s philosophy should be dismissed since Bacon was removed from his chancellorship for dishonesty.
  3. Prof. Smith says to Prof. White, “You are much too hard on your students,” and Prof. White replies, “But certainly you are not the one to say so. Just last week I heard several of your students complaining.”
  4. I can’t see that we should listen to Governor Smith’s proposal to increase the sales tax on automobiles. He has spent the last twenty years in state government and is hardly an unbiased source.

References

  1. ad hominem — Wikipedia
  2. Personal Attack — changingminds.org
  3. Personal attack — lander.edu
  4. Fallacy: Personal Attack – Nizkor
0

摆事实:谷歌”黑”希拉里其实比”黑”川普厉害,雅虎和必应更盛

摆事实:谷歌”黑”希拉里其实比”黑”川普厉害,雅虎和必应更盛

Author 1, Article 2, Date: 9/14/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文章概述

6月9日,名为SourceFed的独立媒体爆料,谷歌涉嫌篡改搜索算法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Clinton)[1]。一天后谷歌便发文进行了否认,并声称其算法不针对特定人地会自动过滤负面词汇,所以对两位候选人的保护程度时相同的[2]。连华人打假斗士方舟子都激动地站出来用数据分析挺了谷歌一把[3]。虽然谷歌偏袒候选人的可能性已经在多方激辩后降到了最低。各大搜索引擎支持某位候选人的主观意愿先搁置不提,从客观现实出发,三大搜索引擎(Google.com, Bing.com, Yahoo.com)的搜素结果到底对哪位候选人的宣传更有力呢?这就是本文调查的核心内容。

结论:我们暂且不论二位候选人被三大搜索引擎“黑”(提示负面搜索词)是为什么。数据显示,(1)谷歌委屈了,黑希拉里明明比黑川普多(avg, Hillary 40% vs Trump 25%)。(2) 把所有引擎结果加起来,希拉里和川普被黑的总次数都很高(Hillary 69% vs Trump 40%),但数据显示希拉里被黑得更厉害。希拉里的被黑次数是川普的1.725倍。(4)希拉里和川普被挺的次数都很低,且几乎一样(Hillary 7% vs Trump 6%)。

一句话:用三大搜索引擎搜索希拉里和川普的选民,有高于72.5%的概率会看到不利于希拉里的信息。

分析数据

在不login任何账户的情况下,获取的Google,Yahoo,Bing的搜索提示数据。数据搜集时间和文章发表时间同步。

分析方法

  1. 在三个搜索引擎中分别输入“hillary clinton”,“hillary clinton is”,“donald trump” 和 “donald trump is” 然后看搜索引擎提示的内容。对比三个搜索引擎提示结果的不同。
  2. 基于facts图文并茂地阐述观察结果。

分析结果

Google.com搜索结果

 

screen-shot-2016-09-14-at-8-51-01-pm

screen-shot-2016-09-14-at-9-31-06-pm

 

screen-shot-2016-09-14-at-8-50-40-pm

screen-shot-2016-09-14-at-8-50-50-pm Bing.com的搜素结果

screen-shot-2016-09-14-at-8-52-14-pmscreen-shot-2016-09-14-at-8-52-26-pm

screen-shot-2016-09-14-at-8-52-37-pm

screen-shot-2016-09-14-at-8-52-47-pm

Yahoo.com分析结果

screen-shot-2016-09-14-at-8-51-57-pm screen-shot-2016-09-14-at-8-51-50-pm screen-shot-2016-09-14-at-8-51-39-pm screen-shot-2016-09-14-at-8-51-31-pm

分析结论

结论:我们暂且不论二位候选人被三大搜索引擎“黑”(提示负面搜索词)是为什么。数据显示,(1)谷歌委屈了,黑希拉里明明比黑川普多(avg, Hillary 40% vs Trump 25%)。(2) 把所有引擎结果加起来,希拉里和川普被黑的总次数都很高(Hillary 69% vs Trump 40%),但数据显示希拉里被黑得更厉害。希拉里的被黑次数是川普的1.725倍。(4)希拉里和川普被挺的次数都很低,且几乎一样(Hillary 7% vs Trump 6%)。

一句话:用三大搜索引擎搜索希拉里和川普的选民,有高于72.5%的概率会看到不利于希拉里的信息。

局限性

  1. 虽然英语为搜索候选人的主要搜素语言,不能保证英语的100%使用率。建议其他分析包括西语,汉语都美国二外的分析。
  2. 不是所有提示都一样的权重。比如sick 和 a liar 的严重程度是不一样的。
  3. 索然作者分析时没有login任何搜索引擎家的账户,保证了避免针对用户的定制结果。但基于ip的订制依然无法排除。希望更多的研究采用不同ip进行佐证。
  4. 搜素提示是短期效应(short term effect)。
  5. 以及其他很多局限性,比如作者水平和时间有限等,就不一一列举了。

参考链接

  1. Did Google Manipulate Search for Hillary?
  2. Google denies manipulating search engine to hide unflattering posts about Hillary Clinton
  3. 谷歌操纵搜索结果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吗?

附录

screen-shot-2016-09-14-at-10-36-18-pm

声明

Disclaimer: The author analyzed direct search engine data using simple yet reproducible methods. The author and the analysis is not in association with, in support of or against any candidate or political party in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0

UCA官方公布的美国首届华人大会议题和演讲嘉宾

罗伊大使和李成先生

最近一段时间,美中关系风云突起,变幻莫测, 美中关系的现状和未来如何?美中关系面临的主要问题和风险有哪些? 如何避免美中关系可能产生的碰撞?  带着这些问题, 即将于9月8-1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美国华人大会请来了两位重量级嘉宾在《中美关系》全会论坛上发表演讲和对话。他们分别是: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美国著名智库 —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研究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创始所长和资深学者罗伊大使, Ambassador J Stapleton, 以及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及资深研究员李成先生。

罗伊大使

中文名字芮效俭, 是著名的中国通,对华友好,精通中文 。他出生于中国,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在中国度过,经历了中国抗战和内战。其父曾任教于南京金陵大学。罗伊大使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即进入美国外交界,从业45年。2001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杰出公共服务奖。

罗伊大使曾任美国助理国务卿;70年代建交前任美国驻华代表处副主任,并亲身参与美中建交谈判;后任美国驻中国(1991- 1995年)、新加坡和印尼大使;获美国外交界Career Ambassador 的最高荣誉 。

自外交界退休后,罗伊大使加入基辛格事务所,该所为美国前国务卿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亨利·基辛格创立的著名战略咨询公司。

罗伊大使于2008年进入美国著名智库 — 位于首都华盛顿的伍德罗·威尔逊国际研究中心,任该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创始所长和资深学者。

李成先生

李成先生现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及资深研究员 ;兼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常务执行理事,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会员,美国国会中国工作小组顾问委员会委员,以及百人会会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中国领导人代际更替和精英转型,中国中产阶级的发展和演变,海归群体的地位及影响,中美智库比较和美中关系。

李成先生出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1985年自费赴美留学,并获得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亚洲学硕士,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

李先生是位多产作家,其主要著作有《再次认知中国》,《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架起跨越太平洋的思想桥梁》,《变化中的中国政治版图-民主的前景 》,《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超越经济转型》,《通往中南海之路:十八大前高层领导群体》,《中国烟草行业和控烟运动角逐的政治分析》,《中国政治发展:中美视角比较》,《习近平时代的中国:重新评估领导集体》,《思想的力量:影响未来的中国智囊和智库》等中英文学术专著。并在西方著名学术和政策杂志如《世界政治》,《中国季刊》和《外交政策》发表百余篇文章。

李成先生还负责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桑顿中国思想家丛书系列。自2002年以来长期为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中国领导箴言季刊》撰写专栏文章。

 

迈克尔·普鸣(MichaelPuett)

“在哈佛大学当下最受学生欢迎的三门通识类选修课中,有一门“中国课”格外夺人眼球:在能同时容纳千名学生就坐的桑德斯剧场,任教于哈佛的中国历史学教授迈克·普鸣为美国学生们讲解生活在2500年前的一群东方先哲的思想。孔子、孟子、庄子、荀子……美国学生们不仅通过阅读典籍、倾听讲解来洞察他们的智慧,更特别的是,在普鸣的指点下,学生们尝试着将不同中国古代哲学家的思想理念转换为日常生活实践的“指南”。

很多选修过这门课程的哈佛学生们坦言,他们的举止行为、生活方式以及看待世界的视角,竟真的因此起了变化……”

迈克尔·普鸣(MichaelPuett)是哈佛大学东亚系的中国历史学教授,在1987及1994年从芝加哥大学分别获得人类学硕士和博士后加入哈佛大学。 他的兴趣主要集中在研究人类学,宗教,历史,哲学等学科的交互关系上,将对中国的研究放在更宏大的历史比较法框架下, 著有多部与中国哲学相关的著作。

Prof. Puett 也是获得哈佛大学杰出教学教席的五位教授之一, 上面谈到的《古代中国伦理与政治理论》就是他为哈佛本科生开设的一门通识课程。

今年9月8-10号在华盛顿首都DC将要召开的美国华人大会有幸请到了Prof.Puett 在《中国文明与价值》论坛上发表演讲。 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这个论坛还请到了哈佛哲学博士,著名哲学家及易学家,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成中英老先生。 至此,与会者将有机会听到中西两位学者同台对话, 思维碰撞, 阐述对中国文明哲学的解读。

夏威夷大学的成中英先生

作为生活在美国的华人以及我们的下一代, 不少人经常思考这些问题: 中华文明价值对美国社会有何种影响和贡献?它将如何充实和丰富在美华裔的生活与生命?对美、中(甚至全球)文明文化之间的对话有何种推动与发展?

本届华人大会在9月10日上午设置了以中华文明价值为主题的全会讨论: Cultural Crossroads: How Chinese Culture and Value can enrich our American Experience。 大会有幸邀请到了国际著名哲学家与易学家, 夏威夷大学的成中英先生来做主题演讲。


成中英先生是哈佛大学哲学专业博士,国际著名的哲学家与易学家。他是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物,提倡现代儒学及新易学、开拓易经哲学及中国管理哲学,并在中西哲学的基础上致力中国哲学的源点定位、本体重建与创造发展,影响广大深远。成先生还致力于中西哲学本体学与本体诠释学的创立与发展,涉及哲学各领域与重大课题。
成先生曾任国立台湾大学哲学系主任兼哲学研究所所长,现为美国夏威夷大学终身哲学教授,并受聘为上海交通大学致远讲席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讲座教授。成先生还被中外知名大学如耶鲁大学、柏林大学、牛津大学、伦敦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山东大学、武汉大学与浙江大学等学校历年聘为荣誉教授、讲座教授、客座教授。
数十年来,成先生创办《国际中国哲学学会》,现任创会会长与荣誉会长;创办《国际易经学会》,任主席;创办英文《中国哲学季刊》,并任主编。他积极推动东亚与国际儒学发展,在中国创立《国际儒学联合会》,为之定名与制定章程,继在中国协创《国际易学联合会》,提倡易学为中华文化源头活水之说。成先生关心中西文化沟通及教育,创办《国际东西方大学》。成氏中英文学术著述书籍35种、论文350余篇, 最近著作有《新觉醒时代》, 《易经管理哲学基础》,《中国哲学再创造》, 《易经哲学》等。

想亲耳聆听国际著名的哲学家,新儒家代表成老先生来诠释中华文明价值,为你传道解惑吗?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注册参加将于9月8-10号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首届美国华人大会

心理健康咨询师Josephine Kim博士

本期介绍的是9月10日上午青少年与父母分组讨论的特邀嘉宾, Josephine Kim博士。  Dr. Kim 在维吉尼雅大学库里教育学院获得咨询教育博士学位, 现任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学院的讲师。她是麻州认证的心理健康咨询师,也是美国国家认证咨询师,其临床经验涵盖居民、社区机构,和私立学校。


Kim博士通过个人、团体和家庭辅导,一直致力于服务多元文化的人群,并曾任教于不同的教育机构,包括公私立语言学校以及公私立大专院校学院。她在亚洲和美国都曾分别提供多项专业咨询,其中她最擅长的有多元文化、心理健康,和职业发展服务。

她是今日美国(USA Today)校园暴力合议案例研究专家,且专精于研究教育广播系统EBS(Educational Broadcast System)和韩国广播系统KBS(Korea Broadcast System)计划与青少年的发展和心理健康问题的关系。

在一年一度的亚洲及美国青年会议上,金博士都会向70-100位家长、教师和辅导员发表主题演讲。她一直积极呼吁联邦政府药物滥用和精神健康服务管理局应当对卡崔娜飓风的受害者和维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的免于罹难者进行心理辅导工作。(编按:维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的凶手为韩裔学生赵承熙。)


Kim博士担任多家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成员,并担任一家教育机构的顾问。她同时也是一间非盈利性组织的创始执行董事,其非营利组织旨在教育亚裔美国人的精神、文化和种族身份认可、隔代冲突、跨文化宣导,心理健康和职业发展议题。参加过金博士讲座的朋友都反映,她的讲座娓娓道来,感人至深,催人泪下。

本届华人大会在9月10日上午将有一个长达3个小时的青少年与父母分组讨论,Dr. Kim  将做一个以 Bring Up A Whole Child 为题目的主题演讲,并与与会的青少年及父母展开对话。

想现场聆听Dr. Kim 的动情演讲并与她面对面咨询吗? 请扫描以下二维码,注册参加将于9月8-10号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首届美国华人大会

温丽娜医生和马里兰大学派克分校校长陆道逵

多年来华裔一直被脸谱化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霸,为此,首届美国华人大会特地设置了一个分组论坛来探讨“华裔在美国社会的自我认同”。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几位在美国公共教育及服务机构非常活跃的华裔来分享他们是如何突破职场瓶颈, 重塑华裔在美国的社会形象的。今天的嘉宾聚焦栏目将要介绍的是,巴尔的摩市卫生总署官员温丽娜医生, Dr. Leana Wen 以及马里兰大学派克分校校长陆道逵, Dr. Wallace Loh.


1983年生于上海, 8岁随父母移民美国,丽娜从加州州立大学毕业后进入了美国著名的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攻读医学博士学位。在医学院期间,她积极参与公众事务,曾经脱产一年担任全美医学生联合会的主席。 在获得医学博士的同时,丽娜还以罗德学者的身份从剑桥大学获得了社会经济学以及中国语言的硕士学位。

医学院毕业后,丽娜在位于波士顿的哈佛大学附属医院完成了住院医培训,随后前往乔治华盛顿大学担任急诊医生。 2013年, 她撰写了一本书旨在告诫公众如何对自己的健康负责,为自己的生命做主。书的题目是: When Doctors Don’t Lisen: How to Avoid Misdiagnoses and Unnecessary Tests。2015年1月, 巴尔的摩市市长任命温丽娜医生为市卫生总署专员,掌管拥有1100多个雇员,1.3亿美金预算的市公共卫生部门。

丽娜不但是个多产的作家,还是优秀的演讲者, 她的一场关于医疗透明化的TED TALK 被多达150万公众点击观看。 本次大会不但邀请丽娜作为“华裔自我认同”分组论坛的嘉宾,还邀请她在大会最后一天“社区参与” 的全会论坛上发表演讲。

分组论坛邀请的另一位嘉宾,美国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University of Maryland-College Park,简称UMCP)校长陆道逵也来自中国,出生于上海。他幼年随父母先移民到秘鲁首都利马,并在那里读完高中。1961年,他一个人移民美国爱荷华州,并靠自己打工完成了学业。他先后取得了格林内尔学院(Grinnell College)的心理学学士学位、康奈尔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心理学硕士学位、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博士学位和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博士。

陆道逵在美国高校有30年的从业经验。在担任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校长之前, 他曾经担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院长,科罗拉多大学副校长等职务。 在任期,他致力于倡导禁止未成年人酗酒,以及实现法学院的种族多元化, 并使得马里兰大学派克分校低收入少数民族学生的毕业率提高了13.8%。

想与温医生与陆校长面对面交流,聆听他们作为华裔美国人在美国成长与发展的感悟吗?  请扫描一下二维码,注册参加将于9月8-10号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首届美国华人大会

法学教授兼作家Frank Wu吴华扬

即将于九月八日至十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首届美国华人大会邀请了各行各业的在美华人精英。这些大咖们都有谁捏?就让北美新视界带领大家来一睹他们的风采吧!

Professor Frank Wu吴华扬,是一位法学教授兼作家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杰出教授,该学院前校长兼院长,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现任会长。

吴华扬是加州历史上首位亚裔法学院院长,曾被业内刊物评选为美国法律教育领域最有影响力的院长。在加入黑斯廷斯法学院之前,吴先生曾在华盛顿地区的著名黑人大学霍华德大学任教,是首位在该校任教的亚裔。他也曾担任位于其故乡底特律市的韦恩州立大学法学院院长,是该学院首位亚裔院长,时为全美仅有的三位亚裔法学院院长之一

 
1967年出生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吴华扬,少年时期跟随父母搬到底特律生活。父亲是福特汽车公司的工程师,优渥的家庭环境并没带给他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父辈由中国台湾移民到美国,作为学校里唯一的亚裔美国人,Frank遭受了许多关于种族的嘲弄。这一事件引起了年少的他对种族不平等的关注。 像许多受到身份认同[1]困扰的美籍华裔一样,吴华扬也为自己的身份做过斗争。他曾在自己的书《Yellow》(黄种人,笔者译)以及其他作品中提及, 尽管他曾试图拒绝或弱化自己的亚裔身份,但都适得其反。这些行为反而加强了他与周围同龄人的不同。
1982年6月23日,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的高地公园,美籍华裔男子Vincent Chin惨遭两名白人男子乱棍打死。虽然两人认罪,但法官却轻判了这起谋杀案,由此引发了民众大规模的不满和抗议,同时也激起了年少的吴华扬从事民权运动的决心。通过不懈的努力,1988年,吴华扬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于1991年获得了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法律学位。2006年于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完成Management Development Program(开发管理计划)。吴华扬曾在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密歇根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马里兰大学以及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任教。其整个职业生涯一直致力于公民参与和志愿服务,其中包括出任美国教育部任命的国家咨询委员会制度质量和诚信(NACIQI)成员,美国国防部任命的军事领导层多元化委员会成员,并出任死亡谷附近的深泉学院的校董。此外,吴华扬还是一名杰出的作家,在他的著作Yellow: Race in America Beyond Black and White(黄种人:超越黑与白的美国种族,笔者译)一书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超越黑白人种的民权运动范例。此书一经发布立即再版,不仅出现于影视作品中,还成为了研究美籍亚裔问题的教科书。

吴华扬同时也是百人会现任会长。说到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很熟悉。 百人会, 是美国一个以华裔为主的精英组织,目前会员有140人左右,杨振宁,李开复,吴宇森,谭盾等都是该组织成员。1990年成立于纽约,发起人有贝聿铭和音乐家马友友等。百人会成员均受到美国总统重视,其中包括数名华裔高官等在美国社会中有影响力与相当知名度的华人,两岸三地政要名人。与在美国的其他众多华人社团不同的是,百人会的入会资格十分严格,必须由会员推荐,经其他所有会员审核过关之后才会接纳。
从一个饱受嘲弄的美籍亚裔,成长为如今的备受尊重的法学教授,Frank一路上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今年九月八号至十号即将在华盛顿召开的第一届美国华人大会上,Prof. Frank Wu将携手UCA,以自身为出发点,与全美华人一同探讨民权与种族关系。届时期待您的加入。

[1] 身份认同是心理学与社会学的一个概念,指一个人对自我特性的表现,以及与某一群体之间所共有观念(国籍或者文化)的表现。

以上部分信息由美国华人大会《美中关系》论坛负责人贾浩教授和微信号再路上(backontheroad)提供。

美国华人大会荣誉主席及部分嘉宾介绍

2016年9月8日,各界精英将会从全美各地聚集于华府,参加第一届美国华人大会(The Inaugural Chinese American Convention 2016)。此次会议由 United Chinese Americans(UCA) 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主办,并由六位国会议员担任荣誉主席,他们或本身是华裔,或与华裔有着密切的联系,让我们看看他们都是谁。

赵美心(Judy Chu)

祖籍广东省新会,现任美国联邦众议员,美国国会联邦众议院亚太裔事务小组(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主席,教育与劳动委员会成员。2009年,她代表民主党在加利福尼亚州第32选区当选,是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女性众议员。

迈克尔·实·本田

(Michael Makoto Honda)

美国民主党众议员,代表加利福尼亚州第17选区(即硅谷所在选区),日本移民后裔。2007年5月,他加入美籍华人同源会旧金山支部。他是该会历史上第一位非华裔常规成员。

爱德华·罗伊斯(Edward Royce)

生于洛杉矶,毕业于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自1993年开始在国会任职,现为加州第三十九选区(洛杉矶所在选区)共和党众议员,现任美国众议院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

孟昭文(Grace Meng)

祖籍台湾,律师,密歇根大学学士,本杰明卡多佐法学院法学士。现任美国联邦众议员,国会众议员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曾任纽约州州众议员。2012年代表民主党当选后,她成为美东第一位亚裔联邦众议员。

阿玛塔·科尔曼·雷德维根

(Amata Coleman Radewagen)

生于美属萨摩亚群岛,是该岛第三位众议员及第一位女性众议员,曾于2001年被布什总统任命为白宫亚太裔事务专员(White House Commissioner for Asian Americ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也是国会亚太裔事务小组成员之一。

刘云平(Ted Lieu)

生于台北市,现任美国民主党籍联邦众议院议员。曾于美国空军服役,任空军上校。他曾任加利福尼亚州州众议员与参议员,并拥有斯坦福大学学士学位、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法学博士学位。

很多人可能都并不熟悉这些国会议员,甚至有人可能会问这三位非华裔国会议员又为什么会成为美国华人大会的荣誉主席呢?这些问题,亲自参加大会,你就会知道。

薛海培先生介绍

(由Wenkui转给OCAA)

首届华人大会主席介绍:薛海培先生祖籍山东,南京出生,四川成长。一九七七年考入四川外语学院英语系。一九八七年去威斯康星大学攻读社会学研究生。

九十年代后,薛海培在首都华盛顿长期从事社会、环保和政治活动。他曾在九二年携带着六六所美国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建言书,返回中国,游说人大慎重处理三峡工程的上马议题,而当年全国人大投下了人大历史上2/5反对和弃权票的最高纪录。同年,他和他的朋友和团队们(全美学自联)在1992年一同成功地促成美国国通过了“中国留学生保护法案”,使得八万多学生和华人得以在美居留。

九十年代中期和后期,为使中国能保持敞开的大门不再被关上,让中国可以在国际贸易中不断成长,促进中国的改革开放,薛海培参加了美国企业多年的对国会最惠国贸易待遇的游说,最终保住了美国对华贸易的最惠国待遇,并在随后成功游说美国国会支持中国加入WTO。

进入2000年后,薛海培的兴趣逐渐转向华人和亚裔在美的未来,对华人是否能积极全面参与主流政治和美国社会生活尤为感兴趣。他参与支持了许多地方选举和国会的选举,参与美国公共议题的大辩论,并于2008共同发起筹建了奥巴马竞选亚裔委员会,并随后加入了奥巴马竞选团队,在费城开办了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第一个亚裔竞选办公室,并起草撰写了2008年奥巴马致亚裔和华人的春节贺词。竞选结束后,薛海培转入媒体业,成为凤凰卫视在美的时事评论员多年,就美中关系和诸多国际关系议题发表了许多自己的看法。

2012和2013年,在薛海培的带动和推动下,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和其它华人团体一道,成功地让美国国会在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通过130年后通过了两院的决议案,正式向华人道歉,愈合了这一历史的伤口。与此同时,薛海培带领的团队也展开了呼吁中国政府向海外华人发放“海外华人身份证”的“游说活动”。不久前,中国政府决定在北京中关村展开“华裔卡”的试点活动。

两年前ABC电视台Jimmy Kimmel节目的辱华事件发生后,薛海培也参与了抗议活动,并前往洛杉矶ABC电视台总部,和几位主要亚裔领袖一起,与ABC电视台达成了三点改进措施的ABC道歉协议,使得该事件较为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不久前发生的美国政府错误起诉陈霞芬、郗小星等华裔科学家,单挑华人监视(ethnic profiling)的事件后,薛海培再次挺身而出,发动国会议员、亚裔社区和人权社区积极投入声援活动,要求司法部调查联邦政府是否违反了有关法规,并帮助陈霞芬成立了“Sherry Chen Legal Defense Fund”, 帮助陈霞芬打赢官司,保住公职,度过难关。

目前薛海培先生正在筹组有全国五十州华人团体和个人参与的“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并计划在2016年九月八号到十号 在首都华盛顿召开第一次“美国华人大会”(欢迎有兴趣的华人参加),以便与美国及周边国家各界华人和团体共商华人社会未来的大计,开拓美国华人的新篇章。

0

“首届美国华人大会”跟踪

On behalf of OCAA, Wenkui and David are going to observe the “The Inaugural Chinese American Convention 2016” .

美国首届华人大会介绍

Official Sources

From the United Chinese Americans  (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

薛海培介绍 “美国华人大会”到底是什么东东

美国华人大会官方宣传片First Chinese American Convention

UCA官方公布的美国首届华人大会议题和演讲嘉宾

UCA官方公布的美国首届华人大会议题和演讲嘉宾

Other sources

Unofficial sources of this convention will be added here.

0

22位总统候选人的Acceptance Speech自然语言分析:克林顿夫妇最不Open川普更有总统相

22位总统候选人的Acceptance Speech自然语言分析:

克林顿夫妇最不”Open”川普更有”总统相”

Author 1, Article 1, Date: 9/1/2016.

(本贴参加OCAA征文大赛“俄亥俄华裔谈美国总统大选”)

背景:都说希拉里不可信,尽说好听话。都说川普嘴大冒失,说话没有维和感。他俩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个性和历届总统比如何?从说话方式看,希拉里和川普谁更有总统相呢?

数据:20 best presidential acceptance speeches + Hillary and Trump’s.

Ten best Democratic acceptance speeches of all time

分析方法:基于自然语言处理的性格分析方法,具体方法参见 IBM Watson Personality Insights

结果:分析了美国22位总统候选人的acceptance speech文本数据后。单从speech style上看,克林顿家族相比其他成功上位的总统,“最不open”。agreeable值也一定程度反映了总统像。该值越高通常说明讲稿说的都是好听的话。可是大部分伟大的总统好像不会在这一点上为了话好听而退而求其次,罗斯福总统的agreeable分值才6,其他大部分也都很低呢。希拉里克林顿在openness分值倒数第二,仅高于她老公96年参选的情况。希拉里克林顿的好听话指数排名第一,是不是心虚的表现呢?希望不是!据此纯数据分析猜测,我得出的结论是Donald trump在acceptence speech中表现得更有总统相。

IMG_8958

局限性:此分析只考虑到一次演讲的文本数据,并非个人言论风格的全面代表。不过,作为参选最重要的演讲之一,acceptance speech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一个候选人的特点的。

指标说明(附件):

Openness: Higher: Intellectually curious, emotionally-aware, sensitive to beauty and willing to try new things. Lower: Preferring the plain, straightforward, and obvious over the complex, ambiguous, and subtle.

Emotional range:Higher: More likely to have negative emotions or get upset. It could mean they are going through a tough time. Lower: More calm and less likely to get upset. It does not mean they are positive, or happy people.

Conscientiousness:Higher: More self-disciplined, dutiful, or aiming for achievement against measures or outside expectations. Lower: More likely to prefer the spontaneous over the planned.

Introversion/Extraversion:Higher: More energetic and pronounced engagement with the external world. Likes high group visibility, talking, and asserting themselves. Lower: Needs less stimulation and are more independent of their social world. It does not mean they are shy, un-friendly, or antisocial.

Agreeableness:Higher: Value getting along with others. They have a more optimistic view of human nature. Lower: Value self interests over others. They are more skeptical of others’ motives.

The science behind the methodology

0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